很显然,对于这个从未产生过真正神明的世界,根本没有人会知道信仰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力量,更不明白神明与信仰之间的关系。

  尽管女人对于张诚始终抱有强烈的戒心,但最后还是相信了那番所谓“信仰需要鲜血洗礼”的说辞。

  没过多久,她就开始命令教会组建军队,趁着克尔温还在大肆入侵其他国家的时候,开始发疯似的攻击周围城镇,完全不在乎牺牲,短短一两个星期的功夫,就把统治区域扩大了一倍。

  随着领土的扩张,信徒的数量也开始不断增加,尤其是那些参与过战争的老兵,信仰开始渐渐变得越来越虔诚,远比那些躲在城内什么都不干的家伙强百倍。

  不用问也知道,那些老兵在感受到生命的脆弱与随时会降临的死亡面前,把宗教当成了唯一的安慰剂。

  毕竟头顶上有个神,就能理所应当把一切都推给神明。

  害怕死亡?

  没关系,向神明祈祷就好了,如果神明认为你信仰虔诚,他就会保佑你活下来。

  想要变得富有?

  同样没关系,继续向神明祈祷,只要你足够虔诚,神明就会庇佑你发大财。

  久而久之,神就成了一种象征性的符号,一种对未来和美好生活的寄托,一种精神和思想上的麻醉剂。

  往往越是贫穷,越是痛苦,越是困难,凡人就越会产生强烈坚定地信仰,因为这是他们唯一改变命运的机会。

  就在女人带着她的教会大军四处攻城略地时,远在战火纷飞的都城内,年轻貌美的公主正在接受自己几位兄长的审问。

  其中年纪最大的一个,更是毫不客气的大声质问道:“我亲爱的妹妹,能解释一下你那位未婚夫为什么突然之间就越过边境线,正肆无忌惮的杀死贵族,抢夺他们的土地?”

365bet登陆  “我早就提醒过!克尔温是一条毒蛇,随时可能趁内乱出兵,可你们有人听了吗?为了那张椅子和王冠,你们都忘记了这是父亲一手缔造的伟大国度,忘记了如果我们不团结,无数的敌人便会蜂拥而至,不断蚕食我们的领土,削弱我们的实力。”公主丝毫没有给自己的兄长留面子,大大方方掀开了最后一张遮羞布。

  如果还有的选择,她绝对不会与长相丑陋的克尔温结婚,更不会与对方合作瓜分自己的祖国。

  可是没办法!

  作为一个既没有实权,也没有军队支持的年轻公主,她唯一可以利用的资源就只有自己年轻美丽的容貌,以及看似尊贵却没什么卵用的高贵血脉。

  “该死!你懂什么?这关系到正统!关系到无数臣民的生活和未来。帝国绝不能落在一个弑父的暴君手上!我们都是为了正义和公理奋战至今。”最年长的王子怒不可遏的呵斥道。

  他明显深的政治游戏的精髓,那就是一定要喊着最高尚的口号,去干最卑鄙的事情。

  但公主却并不吃这一套,不屑的撇了撇嘴,没打算继续争辩下去,而是选择保持沉默。

  她知道,这几个家伙把自己叫来,根本不是为了痛斥克尔温撕毁协议悍然发动入侵,仅仅是想要搞清楚对方的胃口有多大。

  毕竟河流以西的封臣,大部分都在支持另外两个继承人,甚至为此征战不休,都希望能够彻底压倒对方,然后统一力量向都城进军。

  可以说,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,整个国家已经没有什么地方是不在打仗的。

  为了野心!

  为了权利!

  为了财富!

  每一个参与其中的贵族都在竭尽全力,为了能够夺取最终的胜利果实而努力。

  至于那些竞争者是否被外国势力入侵,根本不管自己的事,甚至巴不得对方都死光,省的自己还要额外花费力气。

  封建制度下,贵族的自私自利,在这个时候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“冷静点,我亲爱的哥哥,别把我们亲爱的妹妹吓坏了。别忘了,克尔温这次打的旗号可是保护自己的未婚妻,要是她真的病了或者受伤了,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件麻烦事。”另外一位稍微年轻点的王子意味深长提醒道。

  “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?”

  “当然是先派出使者!不管怎么说,克尔温都是我们名义上的盟友。如果他愿意协助我们平息叛乱,割让一些土地又能怎样。难道你们不觉得,这个国家的领土太过庞大,统治起来费时费力了吗?”

  “嗯……似乎有点道理。你认为谁作为使者合适?”

  “让莫里斯去吧,他之前就曾经跟随父亲一起去见过那位暴君。”

  “同意!”

  “附议!”

  ……

  短短几句话的功夫,王子们就把派出使者谈判的事情定了下来,整个过程完全没有征求年轻公主的意见。

  甚至结束的时候,双方都没有打招呼,冷漠的根本不想是兄弟姐妹,而是一群为了利益团结在一起的陌生人。

  估计他们彼此之间也在互相提防、互相算计,确保只有自己才能成为最后的胜利者。

  目送兄长们带着随从离开,公主这才缓缓站起身,头也不回的问:“我让你准备的事情,准备的如何了?”

  “已经准备就绪!您随时可以亲自动手!”

  一个黑影缓缓从角落里钻出来,声音中冷漠的不带任何感情。

  “很好!今天晚上就动手吧。记住,当我亲手杀死父亲的时候,一定要在两刻钟内逃离,不然不管是你还是我都死定了。”公主死死攥着拳头,眼睛里闪烁着名为“觉悟”的光芒。

  弑父,毫无疑问是一种违背伦理道德的重罪。

  可比起后半辈子想一个雕像一样或者,她宁愿背负这种罪孽,同样也能让陷入昏迷的父亲早早解脱,而不是成为被儿子女儿们利用的工具。

  “请放心,我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妥当。”黑影略微欠了欠身,很快再次隐没在黑暗之中。

  盯着房间内最黑暗的角落,公主深吸了一口气,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喃喃自语道:“背负恶名,成为暴君的帮凶。这就是我命中注定的未来吗?听起来好像有点讽刺……”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笔趣阁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iqujiu.com/1_2561/114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