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那厚实的耳垂竟然软的很,她捏了几下,忍不住的笑着说道:“萧神医,你脸红了,皮糙看不出来呀。”

????“你一直盯着我,我会不好意思。”他伸手把旁边的药箱打开,拿出了银针包,布包摆放在桌面,摊开,里面大大小小的银针摆布的整齐有序,说话的时候神情却看不出有半点不好意思,声音低沉动听。

????不得不说,萧神医是个很有魅力的种田汉子。

????“你这副好皮囊,若是放在权贵家族,定是各府闺阁小姐的梦中情人。”捏完耳朵,她又往他发际延伸而去,手指在他的颈部划过。

????萧睿拿着银针一脸淡定,抬起另一只手握住了那在他身上乱摸的小爪子,便往她的手腕处扎了下去。

????安澜闷哼了一声,柳眉皱起,然后恶狠狠的瞪他。

????萧睿似乎有些得意,他又拿了一枚银针,落在了她另一只手,只是这一枚却扎在了她的肘臂处。

????“夫人莫要说笑了,我只是个乡下人,不求万人追捧,只求对得起一人心。”萧睿说完,便起身,握住了她的左腿正要脱去她的袜子时,安澜用力的缩了一下腿。

????“我腿伤好了。”虽然她是从现代来的,可是,被一个男人拿着脚脱袜子,怎么都觉得尴尬!

????“我是你的大夫,你的腿伤好没好我说了算,别乱动。”萧睿突然严肃了几分,大掌牢牢扣住她的腿,一下子就把她的袜子脱掉,然后把她的腿屈起,认认真真的查看她的腿伤。

????安澜的脸后知后觉的又红了。

????一定是原主这身子太不争气了,动不动就脸红,八辈子没见过男人。

????过了一会,萧睿从药箱里拿出了一瓶药水,涂抹在安澜的腿伤处。

????那药水凉凉的,倒是挺舒服。

????安澜问:“那是什么药水,好凉快,给我抹点胸口呗,这天儿太热了。”

????“抹点胸口……”他意味深长的看着她胸前那一处鼓起的地方。

????安澜眼珠子转溜了几圈,这才意识这破嘴巴又说错话了不是。

????“我……有说过这四个字吗?”她的确燥热,胸口热。

????萧睿淡定的走到她面前,坐下来,手里握着白色的瓷瓶子,眼睛炙热的盯着她。

????安澜别开脸,推了推他的大腿说:“看什么看,我什么都没说。”

????萧睿笑了笑,便将她颈部的纱带解开,查看她颈部的伤,然后蘸了药水抹在她颈部和手臂的伤口。

????抹完后,萧睿又一本正经的说:“你若是实在燥热,可以解开衣裳,我已将门拴着,这几日便让小六去跟狗子睡,这屋子除了我不会有别人。”

????“那成何体统。”

????萧睿拿起了药塞,塞紧药瓶,慢慢起身道:“夫人也不是第一次干……”

????安澜翻了一个白眼,想到早上就是穿着肚兜,男人看她的眼神,几欲把她给吞了,她就恨不得挖个洞埋了自己。

????“萧睿,为了愉快的相处,咱不提了,我日后……注意些……”

????萧睿回头看她,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带着一抹更深层的意思!


欢迎大家访问:笔趣阁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iqujiu.com/11_95967/61/